现金购彩网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现金购彩网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5-25 17:13:58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新京报:您认为离婚冷静期是“以极少数人的婚姻问题强迫绝大多数人为此买单”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新京报:您是学财会出身的,为什么对历史题材情有独钟呢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蒋胜男:虽然有规定重婚、家暴、遗弃、恶习等情形没必要设“离婚冷静期”,但要如何判断这个家庭是否该设冷静期,标准是什么?谁来认定?无法落实,这也容易造成自由裁量权的滥用。再者,因为民间家务事避讼畏讼传统观念的影响,最终走向诉讼离婚的情况偏少。而且离婚诉讼中还存在着“久调不判”、“多数驳回”的现实存在,在诉讼离婚如此困难的情况下,人为再增加协议离婚难度,容易造成更多社会问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离婚冷静期”的结果可能与初衷适得其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9年8月27日,西安高速铁道学校将薛女士诉至法庭,索赔364万余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蒋胜男:我打算提交8个建议,关于民法典草案第1077条“离婚冷静期”应该删除的建议;呼吁著作权格式合同尽快推出的建议等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新京报:接下来准备写什么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新京报:目前网文合同问题大吗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蒋胜男:根据《2016年中国婚恋调查报告》等相关调查,闪婚闪离、草率结婚离婚的人不足5%,绝大多数人都是经过深思熟虑决定婚姻大事的。法律不应该用小部分人的情况来一刀切地对待整个想要离婚的群体。不能因为要对冲动型离婚给予冷静期,而忽略了将近95%的其他类型离婚当事人的权利,没有理由让全体离婚当事人因为这极少数人而买单,增加痛苦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网文领域版权归属纠纷等影响创作生态